关于 私信 归档 RSS 搜索

长峰下的善琏湖

查看更多 查看更多

@寂寞的小北极
看完了你写的,感觉有点绕,不过文笔很优美。
关于梁九霄和周子舒的偿命一说,感觉你解读的很好啊,杀死了那个冷血的周子舒,让周子舒获得了重生,从此不再是天窗首领周子舒而是天涯之客周絮。
但我的理解是,周子舒经过梁九霄的死,内心的柔软与刚强进一步糅合,最后让他走出天窗,看着世界的悲欢,认识老温。
周子舒不是因为梁九霄而获得了光,他自己本身就是一束光,一束之前被隐埋的光,梁九霄只是他的契机。

@甲基派
垮掉派诗人和抽象派画家跟那首诗就放一起吧。
这个设定实在好嗑,因为单单是画家和诗人并不足为奇,而符合人设的垮掉一代与抽象派却莫名带感,就连德拉科自己也在开头说这样太肉麻了。
而选用一个星期作为章节是我比较喜欢的方式,因为一个星期之后还有另一个星期,永远都无法结束,就像两个人的情感一样令人期待。
最喜欢的片段还是罗恩问哈利在看什么,哈利回答说也许是爱情,很戳心眼。
至于那首诗,感觉结局很切题呀哈哈哈哈哈哈哈哈。(好吧其实可能是我没太看懂)

@甲基派
  我喜欢你写文的方式哈哈哈哈哈哈哈,真的有一种见字如面的感觉!
  这篇变形记很有创意啊,从猴子到田鼠,恰恰象征了两者之间的情感变化(其实主要是救世主)和交往阶段,又在这微妙的变化之中发现了意想不到的惊喜(不光是德哈之间,读者也一样)
  再来就是语言,没有过多的冗杂的修饰,看起来文章十分的清爽,干脆利落,读起来让人有一种忍不住笑意的感觉。

@第9车厢
  相比于有关烈火,其实我会更喜欢枪、八分音符与玫瑰,从叙事上来讲,先是写翔润对关系的猜测与不确定,然后写了初识,邀约,啪啪啪,再是回归:对关系的不确定的情愫以及想要曝光,想要看见阳光的渴望,但唯一没变的就是他们的的确确是爱着彼此的。
  结尾处樱井说这就是他想告诉所有人的,的确有一种幸福感,像是为了某个信仰孤注一掷。
  我发现我是真的喜欢你写的结尾。

   @第9车厢
  初读有关烈火,有一种读外国小说(比如百年孤独)的涩感,读的不是那么的通畅,但是感觉确实是有的,一种模模糊糊并不清晰却让人为之一颤的感觉。
  于是便又读了一遍,感觉便明细起来,特别是看到结尾他回来了的时候,有一种困顿之人重拾希望的狂喜与庆幸。
  至于翔润,我其实了解的不多,而且鉴于这是一篇au文,导致我差点以为是一篇原创(如果我不知道翔润真实存在,他们是真的,此刻的我再强调一遍,他们是真的),虽然其实我萌的不是翔润,甚至我在岚里面没有萌任何一对,但这并不妨碍我认为有关烈火是一篇出彩的文章,剧情通顺,语言值得咀嚼,情感细腻而真...

一些简略的杂谈

我没什么别的意思,就是这种漫威十周年主办方的消息,我不想再看到了。
因为考试的缘故,我之前也没得到消息,之后是抽空上了个网才知道这件事情的。
比起“我家宝的主场不是主场”更令我感到尤其的糟心的是事后主持人的解释和开脱。
要我说,这不是一种成熟的做法。
漫威十周年搞砸了就是搞砸了,而且漫威十周年不是留给漫威的是留给谁的?一个要求漫威演员站C位的经过多次排练的舞台注定不是一个能站得上国际的舞台,更何况主办方给出的回应竟是出人意料的不负责任。
这次的事件,只能让我想起里约奥运主办方的漫不经心。
我不批评在台上歌唱的歌手,因为他们也需要粉丝,我只批判故意泄漏虚假消息,占个漫威大标题来扎漫威粉丝心的主办方。
我不说脏...

伊甸园

CP:RF

一个玩骰子输了的副产品。

PS:由于很久没刷了,所以会OOC。

准备好了?那就开始吧。


所有的生命都从分裂开始,又终结于分裂。

从一个细胞开始,渐渐地分裂,分化,变成了生命;然后,灵魂和身体分离,归于死亡。

这是John Reese现在感觉到的——分裂。

灵魂的一半飘在空中,看着自己的身体和另一个人的身体交织。

“是谁呢?”Reese是这么想着的,”Jessica吗?还是Carter?“

因为他感到了满足。

然后他看见身下的人侧过脸来。

那汪莹绿的清泉。

Reese看见了伊甸园——生命的起源,禁果的产生。

园内所种的结了石榴,有佳美的果实,...

于是我刚刚又看了一遍《再见,我的新郎》

橡树

主Thilbo

微Fiki   ET

主要角色死亡

楔子:

  小小的半身人回到了夏尔,那里有青绿的草地和夏尔的奇特气味,他把手放到胸前,心中对着那颗小小的橡果,默念着:“我们回家了。”


正文:

一.

Bilbo坐在窗前,抽他最喜欢的烟,他盯着窗外的那一小块地,像是那一块地里会长出什么来一样。

  事实上,那儿还真有-----一颗小小的橡果。

  那是他从那次奇妙的旅行中得来的战利品,除此之外,还有一些金子,只不过早就用去买家具了。

  白烟捂住了他的眼睛,他的思绪又...

看完霍三以后,我才发现,无论矮人(包括比尔博)接受怎样的挫折,无论索林变成了什么样子,他们都会在那儿,坚守着自己的信仰,也从不放弃一个已经堕落的王和一个饱受折磨的村庄,这也许就是真正的家人,无论种族,无论对方变成什么样,之间都有一种无形的力量支撑着他们渡过难关,那就是家人的力量,14个人(也许更多)的力量,即使失去再多的人,这股力量都永恒存在着:索林虽迷失过,但终究还是选择了家人,至少他的死不是为金钱,也不是为权力,而是为了中土,为了那些陪伴了他无数个日日夜夜的家人。矮人们虽然粗俗,但他们却有着信仰并一直为其奋斗。感谢彼得大帝十几年的努力付出(以及托尔金),为我们带来了一个富有希望的中土,中土...

时间与回忆

   校园,往往是故事开始的地方;学生时代,往往是故事开始的时候。

  他,曾是班上最安静的男生,成绩拔尖,三好学生......样样有他。

  他,则截然相反,是班上最闹腾的男生,打架斗殴,叫家长......次次有他。

  但他无论怎么安静,他还是有心思;他无论怎么闹腾,他还是善良。

  当他发现他对那个班上过分闹腾的人有着不一样的关注时,他也注意到了那个坐在角落中成绩一向拔尖的人。

  于是日子就这么过去了。

  关注他的他也注意到...

Nightmare

RF  文笔渣(心脏不好者慎入)

  Finch急匆匆的在楼梯上跑着,但说真的,这个瘸子的速度让人惊异,甚至让人怀疑他是否是个瘸了腿的中年秃顶人士。

  但是这栋大楼被某个人切断了电源,爬楼梯这种事也是迫不得已的,更何况他是“碰巧”有急事的人。

  Finch并不想让Mr.Reese真正的死去,毕竟一开始就是自己拉着人家趟这趟浑水的。

  Finch听得见自己的心跳,一下一下,在胸口跳动,恨不得蹦出来然后直奔顶楼。

  似乎已经上了十楼了。

  Finch很少亲自陷入什么暴力事件,曾经,他一直

©长峰下的善琏湖 | Powered by LOFTER